娄星区作协论坛
娄星区作协论坛

湖南娄底市娄星区作家协会会员作品专区,作家交流园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相册相册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  

分享 | 
 

 爱情故事创作征文 :圣诞节会下雪吗 (邓朝林)

向下 
作者留言
caijinlong

avatar

帖子数 : 75
注册日期 : 12-11-25

帖子主题: 散文情境,诗意浓郁,但缺少故事性   2013-10-04, 18:54

朝林的作品以散文的叙述方式,很有诗意,但故事性不强。这次征文的作品要求有较强的故事性,情节有跌岩起伏,总的一句话:能吸引人。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邓朝林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3-09-08

帖子主题: 爱情故事创作征文 :圣诞节会下雪吗 (邓朝林)   2013-09-27, 23:38

圣诞节会下雪吗
—邓朝林
这样冬天的一个午夜,外面下着雨,空气潮湿而凄冷,一丝丝水汽贴在落地玻璃上,倒映着大街上的灯火辉煌,车水马龙与人来人往在水珠中蠕动跳跃,动感而清晰。高脚杯里的鸡尾酒鲜艳如赤,桌旁的女孩长发披肩,脚穿高跟靴,全身裹着天鹅绒,调羹动作似乎优雅轻巧,一少年贴窗往里瞧,几乎看痴了,良久才缓缓而去。
杯中的鸡尾酒慢慢荡漾,我痴呆呆望着门外,忘记了美酒的芬芳,亦全然未觉爱人你的到来。
爱人,你已到来,先推门而入,再脱下了手套,然后一脸灿然的站在我面前,黑色的长风衣,白色的围巾,配上你俊逸的脸庞,更显英俊和洒脱。可是,爱人,见到我恍惚的模样,你略略迟疑,便走出咖啡屋外,静静的站在凄冷的街上。
爱人,你知道在这样一个午夜,在这样一间咖啡屋,有一个落寞而孤单的女子在想着什么吗,我在想一个男孩,如你高高帅帅,如你黑亮头发,如你温柔的手指,如你温暖的笑容。如果,这是,这次让你忧郁的原因,那么爱人,我要向你真诚的道歉,而我还会呆呆的回想,我脑海一直有那个男孩的模样,我心底一直有那个男孩的名字¬—王子城。
爱人,我一直是个平凡的女子,那是我留着卷发,未烫染,自然的卷发,皱皱的,干枯,没有色泽,我穿着姐姐穿过的衣服,显得长大而滑稽,冬天我总是坐在教室里,悄悄跺着脚,借以取暖,一到放学我就匆匆赶回家,慌慌张张的避开长发披肩,衣着鲜艳,笑靥如花的女生群。我不只一次的躲在被窝里看着安徒生童话里的《灰姑娘》,往往看得潸然落泪,我就是那丑丑的灰姑娘,不同的是我生活在现实,不是生活在童话里。每每此时祖母总是慈爱的揽我入怀,轻轻抚我脸庞,低哼着《鲁冰花》哄我入睡。而往往是外婆睡后,我还在黑夜中睁着眼,我眼中发着奇异的光: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我知道这并不可能,我不是白雪公主,我只是一只丑小鸭,我的怯弱击败了我的憧憬,尽管如此这样一个念头总如冥冥中的一束光,支撑并灿烂着我苦涩的年华。
国文老师静静的站在天台抽烟,隐隐叹着气,从一上午我就和老师站在那,寒风从四面八方侵袭过来,我的脸冻得通红,脚有点发僵,然而我没有掉眼泪。明瞳,我看了你的作文,也知道了你的事情。良久国文老师说,知道我的事情?父母闹离婚甚嚣尘上,我如一只孤单单的大雁流离失所?国文老师见我没应答道,如果你有困难就说出来,我可以发动学校的老师进行募捐。听到这,我心底的那份脆弱刹那就要呼之欲出,就要被寒风里的温情击得支离破碎。但我忍住,老师,这只是一篇作文,如果不是这样的作文题,我不会写这样的故事,我不要博旁人的眼泪和同情,我不是弱者,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我的声音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但还是清晰入耳,说完我朝国文老师鞠个躬,转身离去。
爱人,你宽大而温暖的肩膀给过我很大的安慰,而当时我回到房里就用被子盖着自己,放声大哭起来,那一段时间曾是我多么灰暗而无助的时刻,我曾拥有着多么美好而温馨的王国,而王国里两位最亲密的人如今转目成仇,无休止的争吵,不间断的打闹,我就像一叶孤零的扁舟,就像一只孤伶的大雁,我无处可靠,无家可依。每到风雨交夹的晚上,遇到闪电或雷声,我总在睡梦中被惊吓得放声大哭,一脸的慌张与惶恐,尽管祖母轻声细语的安慰我,而我终是彻夜不眠。爱人,国文老师的只言片语好似春风化雨,可是我明瞳不是一无所有,我还有祖母,世界上最亲的人。
南方的冬天似乎比较长,南方的气氛也显得比较缱绻,一份份滚烫的情书在空中飞来飞去,每到周末成双成对的恋人手挽手漫步步行街,小吃店,整个城市涌动着阳光靓丽的面容,显得青春而动感,而我,整个冬天我都蛰伏在图书馆,缩在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看书,我的脚常因鞋子进水而冻得瑟瑟发抖,我的手因天气寒冷不争气的生起了冻疮,长出一个个小包,通红而又麻痒,我不得不时刻搓着手来减少这份寒冷,实在不起作用,我就不去理会沉下心看自己的书。对面的同学换了又换,我由习以为常变成忐忑不安,认为是自己的动静影响了其他同学,内心显得非常愧疚起来,之后我回家用玻璃瓶装了热水,放在衣兜里取暖,又给鞋子垫高了棉垫避湿气,这样我就没有弄出声响来了。然而对面的同学还是同样的少,是啊,谁看到一个穿着宽大衣服,衣兜鼓鼓,走路咧跄古怪的女孩不奇怪呢,又有谁愿意和她坐在一起,更何况这只是个不起眼的角落,还面对着豁口的玻璃吹着凉飕飕的风。
爱人,或许许多意外的事都是在意外中发生的,这天仍旧天寒地冻,我整个人几乎缩进了脖子,门轻轻开了,一个头发乱蓬蓬,衣着不甚讲究的男生走进来,径直坐在我对面,然后埋头在厚厚的书海中,我心中那份悬着很久的敏感终于落下来,不管怎样,我对面总算有了来客,这样在坐得满满的图书馆也就没那么突兀了。我不想引起很多人的关注,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我只想静静的做自己的事,我只想过自己平静如水的生活,只想早早念完大学然后找份好工作报答祖母。
对方看了会书,然后在面前铺开张纸,拿着笔写着什么,他时而低头,时而望着天花板,时而做冥思状,然后又继续写,我未理会,只微微蹙眉便接着看自己的书。
这个男生不像是有毅力的人,几乎天天来图书馆,但是大部分时间他只是静静的看书,纹丝不动,涂涂写写的频率并不高,他看书的模样有些奇特,不似他人坐得端端正正,而是侧着身,或是撑着头,有时我和他目光一遇见,他只匆匆一瞥而过。图书馆里有手牵手的走了,有留着纸条贴在桌子上,有拿书包和课本占位置,许多无声的浪漫悄无声息的发生,并逐渐成为校园里的风景和宿舍熄灯前后谈论的话题。有人好奇,有人憧憬,有人尝试,有人成功,图书馆优雅而书香,与此同时也充满了默契,温情和奇迹。
爱人,我心里住着一位王子,我并不是不期望罗曼蒂克,但更多的时候当梦幻般的童话赐予我翅膀带我离地时,现实会攥住我的衣角拉我抵达冰冷的地面。我只能与高楼里的童话,与高楼里的欢声笑语遥相对视,然后我必须回到自己的房间,洗着大堆别人的衣服,洗着大大小小他人的碗筷,到了晚上我要烧数罐开水,然后逐一装在瓶子中,温暖冰冷的床榻,然后换得我和祖母一晚的安睡。盖世英雄只是一个普通女孩子的梦,他不会复苏,不会出现,他也不会成为生活的一切。事实上,对方只是静静的看书,没有搭讪,没有招呼,没有只言片语,我们是两个静止的世界,而这种情景又让我感到莫名的温馨。
如果让我选择一直这样下去,我会说,我愿意。
在从花坛经过的时候,我看到一位在寒风中苦读的女孩子,时寒风呼呼的刮着,广场罕见人迹,女孩坐在花坛边,脸冻得通红,手缩在衣袖里,许是感冒还是冻的缘故,读书声里伴着很重的鼻音。我望着她,她对我微微一笑,接着又低头读着书。爱人,当时这给我很大的震撼,让我想到我不是世界上最苦最该流泪的那位,人世间有很多的不幸,但是都以一种倔强的姿态灿烂的活着,我更应该不舍不弃,不怨天怨地。如是想着,我满心充盈着希望与力量。晚自习后,我像往常一样,随馆内的同学走出来,楼道有些积水,尽管我小心翼翼,但脚底一滑,我摔倒在地,爱人,我想那刻是我最尴尬的时刻,衣兜里的暖瓶哗啦掉出来,温水流出来,玻璃也碎了,周围静了数秒随后爆发出哄笑声,我受不了那些异样的目光,我听到的所有声音都是那么刺耳,我恨自己的狼狈与窘样,我噙着泪,慢慢的捡起地上的碎片,那简短的时刻犹如数个世纪之久让人煎熬,然而,那声音笑得最大的男孩停住了,他被另外一个男孩揪着胸口,你干嘛嘲笑别人。前者不甘示弱,两个男孩打在了一起,很快有很多人打在了一起,楼道一片混乱,图书管理员赶了过来,门卫也赶了过来,整栋图书馆闹哄哄的。
我抓起书包,逃出了人群,我只想逃离,逃离这个纷乱的人群,只想回到自己的房子,独自舔舐自己的伤口:我的鞋子弄丢了一只,我的手被玻璃碎片划了道口子,我的心疼得直落泪。
有好几天我都没去图书馆,有好几天我都是和花坛边的女孩在寒风中读书,那个男孩叫王子城,是文学社的社长,女孩停住声音道,我稍微停了停,装作没听到继续读自己的书,女孩从背包里拿出个热水袋,这是他买的,呶送给你。我一怔,心底腾起一股无名之火讥讽道,英雄救美?或是要认作妹妹,从而借此方式来追女孩。女孩正色道,我的想象力没那么丰富,我没有那么多的罗曼蒂克,他不是免费送给你的,说是等你手头宽裕的时候再还给他。不管你怎么认为,我觉得他是个好人。你是不是他什么人,我敏感的问,女孩犹豫了下,顿了顿道,我叫米蓝,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同父异母,难怪替他说话,怎能不说他的好呢,因之有这种特殊关系,我决定离开这位女孩,尽管我欣赏女孩独立而坚强的性格,佩服她日复一日寒风苦读的毅力。于是接下来我重新回到图书馆,继续坐在自己的角落学习,王子城也照样坐在那里,两人一声不吭。哼,相信没过几天,你就会写纸条,或者送鲜花,王子城你就不要给我装样了。我不屑的想,天知道我怎么会如此的想,也许女孩与生俱来的虚荣感在作崇,略略有男孩子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便天花乱坠的以为是关注自己继而引以骄傲。而我不能这么想的,我是老师与学生眼中的乖同学,我没有资格没有条件去谈恋爱,再说他其貌不扬的样子也不可能是我心目中的王子,我也不希望他递纸条,送花,不想平静的生活起半点涟漪。王子城依旧静静的坐在位置上,保持他特有的状态看书,每天不动声响的来,不动声响的走。只是唯一有所改变的是,每当遇雨天的时候,我的桌上总会出现一把雨伞,而我用过之后第二天送还,再遇雨,雨伞又出现在桌子上,久而久之虽然默然无语,却形成了一种默契,这种情形一直延续到我大学毕业。
爱人,真的,我不知道王子城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可是我一个丑小鸭怎么会有人喜欢呢,尽管他是一只灰不溜秋的青蛙,如果说喜欢,为何他不对我说只言片语,如果说不喜欢,为何每次他都记得给我带伞。这到底是喜欢或是不喜欢,我本应有的矜持开始动摇,我的心开始变得慌乱,脑海胡乱想起来,譬如上次那件事他受了什么处分没,譬如他作为一个社长生活状态又是怎么样,想想随之而来是阵阵烦闷,我烦王子城,也烦自己,可是具体烦什么我也说不清。如果说王子城市一名猎手,那我已经是视线里的小鹿了,就等着俘虏。不,我不会坐以待毙,不,不,根本就谈不上坐以待毙,他不是猎手,我也不是那仓皇出逃的小鹿,我只是有小小的感动,似乎重新回到父母的王国,沐浴着阳光。
爱人,不久之后,我买了个新热水袋还给王子城,他面带着微笑接过热水袋,在一刹那我从他眼瞳里看到一种淡淡的忧伤,那种忧伤藏匿在深海里,想要涌出却又拉住,像不谙世事般纯澈,无辜,任何人看了都不忍心再看,因为可能会让人起凄风冷雨,可能会让人想起贫瘠的村庄,荒凉的田园,可能也会让人想起哭泣的母亲,迷路的小孩,他的神情为何如此忧郁和悲伤?我暗暗的想。
爱人,周末我像往常一样到社区做义工,经过一老年公寓的时候,我看到了米蓝和王子城,他们正搀扶着一位老人走到院子外来,我停顿了下,转身就走,下午返回的时候,我又看到了米蓝在老人旁边,当时我上升一股无名之火,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过去,米蓝看到我,朝我友好的一笑,我并不理会,劈头盖脸的道,王子城呢,他那么爱作秀现在到哪去了呢。米蓝吃了一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说什么,我冷哼道,你们还不是做样子装给我看,先是一个出现在图书馆,另一个故意在花坛看书,然后由此认识我,现在知道我在社区做义工,又故意到老年公寓来,装作有爱心来博我的好感。天哪,我明瞳是不是疯了,我为何说出这样奇怪的话。米蓝疑惑的望着我,随即脸色变得通红,全身气得发抖,但仍保持很好的涵养,明瞳,请你尊重我和王子城,也请尊重你自己。天哪,我在做什么,我是不是吃错药了,我为何这般疯言疯语,可是胡思乱想已经控制了我的大脑,我继续道,你们种种努力不就是想让我和王子城交往,最后让我做他的女朋友。天哪,我想我已经疯了,疯得病入膏肓,疯得无可救药。社团里就你一位女孩,难道你不出现,我就不会在花坛读书,王子城就不会到图书馆看书?米蓝的话给我泼了一盆冷水,我怔怔的站在那。米蓝继续道,我说我哥哥人好,那是我这么认为,我一直觉得我哥哥是个善良而可怜的人,他母亲在他很少的时候就去世了,他内心总是充满无比的恐惧,有次坐在车上,一位瘦高的人站在他面前,他以为要欺负自己,一路上坐车都提心吊胆。自此,每次坐车上学,王子城书包里都放着一把削铅笔的小刀。他这么做并没有伤害外界的意思,相反怕外界伤害到自己。所以请你相信,他不会对你使任何心机。他只单纯的想帮助周围的人,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如果所有的种种让你产生误解,那么我代我哥哥向你道歉。
瞬间我脑海轰然作响,万分愧疚涌向我心头,明瞳,你怎么这么笨,你死定了。我听到心中有个声音对自己说,我语无伦次的向米蓝说了数声对不起,又慌忙跑出来,跑出数里,我用手贴着自己的额头,天哪,我哪根神经错乱,弄得如此的尴尬,简直让自己无地自容,要是让王子城知道了该怎么办呢,他会怎么认为我,会不会笑话我是个花痴,人家根本就没往喜欢那方面,反倒是自己多情,明瞳,你太可恶了。我恨恨的对自己说。天哪,接下来我该怎么面对呢。
爱人,再次到图书馆看书,我心中忐忑不安,也作好了挨批评的准备,而对面的王子城看都没看我一眼,只顾盯着自己手中的书本,就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心中甚觉别扭,看不进任何一个字,于是我提前离开了图书馆,回到了住所,打开门,我唤了下祖母,祖母没有应答,走到厨房一看,炉火未开显得很冷清,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我,我慢慢靠近着床榻,只见祖母安静的睡在那,无论我怎么唤她,无论我怎么摇她都没有反应,我瞬间有如天塌,我的祖母去世了,祖母不要明瞳了,明瞳最后一个亲人都要离开了,房间里传出我凄厉的哭喊,几近撕心裂肺。街坊邻居过来了,我的国文老师过来了,米蓝和王子城过来了,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我的世界一片晕眩,再也没有人哄明瞳睡觉了,再也没有人给明瞳讲故事了,再也没有人替明瞳做可口的饭菜了,我的祖母你为什么独独留下明瞳一个人在这人世间,为什么不带走明瞳,为什么,我凄楚的呐喊着。
明瞳,米蓝含泪蹲下来抱着我,你还有我和王子城两位朋友,还有关心你的老师和街坊邻居。
是的,还有我,王子城眼里亦闪着泪花,我会每天给你打电话,叫你起床,哄你睡觉,我会每天陪你去图书馆,送你回家,你不会孤独的。
我整个人已懵,已呆,世界里忙乱的脚步声,世界里句句安慰声渐渐模糊,渐渐消失,我晕了过去。。。。。。
爱人,祖母去世后,我病了一场,那时都是米蓝和王子城陪在我身边,而王子城也兑现自己的诺言,每天准时打电话给我,除了叮嘱我按时起床睡觉,还时刻提醒我要记得吃早餐,遇到闪电打雷的晚上,他电话陪我聊天讲故事说笑话,直到我忘记恐慌,直到我沉沉睡去。我能做什么呢,我能做的是在图书馆给予其一抹微笑,或是递给他一张纸条向他表示感激,在他忧郁的时候给予鼓舞,王子城的忧郁一如从前,可是他的眸子变得异常明亮,他所在的社团影响力日益扩大,他的文章频频见诸于报端。图书馆里有人走,有人来,而我和王子城的位置从来没有改变。
圣诞节这天晚上,天气很冷,似乎要下雪了,图书馆起初稀稀散散还有些人看书,到后来只剩下我和王子城,图书管理员清理着书本,意味深长的说,今晚可是圣诞节哦。我们都没有吭声,老婆说好久没有吃火锅了,待会儿得好好陪陪她,可不知道时间来不来得及。管理员自言自言说,边说边往我们这边瞥了眼,我急了,心里直把王子城这个木头骂上好几遍,还社长呢,一点男士风度都没有。咳咳,管理员和我几乎同时咳嗽了几下,自然彼此都吓了一跳,然后管理员带着笑望着我,我脸变得通红。
现在几点,王子城抬头问。
九点,我看了看表说。
还来不来得及,王子城说,
来得及,我说.
那我们……,王子城又道,
当然去,我想也没想的回答.说完这句话,我脸又红了,管理员看着我们走出来,摇摇头笑了.
外面是一片热闹的天空,五彩的烟花在空中灿烂的绽放,小吃店,火锅店,咖啡屋挤满了人,大街小巷小孩子在来回穿梭,商场琳琅满目,逛街的人成双成对,动感而热烈的音乐徐徐响起,圣诞老人笑呵呵的在街上派送着精美的礼物,不时有人争相涌去和他合影。在这样的夜晚,你要是不小心踩到他人的脚,对方会对你温柔的微笑,倘若你迷路了,有人会面带微笑的替你指路,并陪着你到达你要去的地方,狂欢,微笑,和谐,美好,是这晚的主题。
王子城说让我等一下,然后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过了不久,他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手中拿着一盒巧克力,今晚够疯狂的,买德芙都跑了几家商场才买到,希望你能喜欢,圣诞快乐。谢谢,我心中涌起一阵温暖,然而有点小小的低落,如果。。。。。。,噢,王子城夸张的样子吓了我一跳,我疑惑的看着他,我们的明瞳在这么盛大的节日怎么能没鲜花呢,王子城说着,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一束薰衣草,你……,我又惊又喜的接过花束,一脸幸福.
哥,明瞳,你们也在这,米蓝和一个我们并不认识的男孩走了过来.
这是我外籍男友罗本,米蓝介绍道,接着又向罗本介绍了我和王子城.
你好,罗本操着一口并不流利的中文,友好的伸出了手.后又转过头对米蓝说,你哥真帅,女朋友也很漂亮.
SURE,米蓝抿嘴一笑,我脸红得发烫.
哥,你准备了什么礼物给我和罗本呢,米蓝半撒娇道,
王子城微笑着变魔术般的从背后拿出一亮闪闪的手机,
谢谢哥,米蓝上前亲了下王子城,
我会送份中国十字绣给罗本,王子城说.
米蓝给罗本翻译了下,罗本脸上散发着奇异的光,Oh,VeryGood,I love中国十字绣。罗本蹩脚的中文直笑得我们前俯后仰。
哥,米蓝道,你回家之后可看到电脑旁有份礼物,那是莫言小说集精装版,我和罗本到其他地方逛逛,就不打扰你和明瞳姐了。说完,两人手挽手走了。
这丫头,王子城朝着两人离去的方向笑了笑,等一转身便看到了我手中的白色围脖,王子城略略有些吃惊,我扑哧一笑,怎么,就只准你变魔法,我就不能变啦。这是我准备了很久的围脖,到今天正好编织成,送给你,圣诞快乐。这个大男孩似乎有些感动,一个劲的说谢谢。我鼻子一阵阵发酸,这个憨厚的男孩只想着对他人好,却很少想到顾及自己。
脸颊上有丝清凉,似乎有什么滑落在自己脸上,
我抬头,随即欣喜的朝王子城喊,快看,下雪了,圣诞节下雪了。
王子城循声望去,可不,雪花纷纷扬扬从空中飘落下来,像一个个轻盈的小精灵在天地间飞舞。
是的,下雪了,王子城温柔的看着我。
我仰面接受雪花的亲吻,尽情享受着大自然的神奇。
王子城,你会一直对我这么好吗
会的,一直都会。
不在乎我任性,敏感,甚至有些神经质?
世界上只有一个明瞳,而明瞳是独一无二的。
天地间一片静默,良久,
雪花真美,我喃喃说。
雪花真美,王子城说。
这是大学生涯里最后一个圣诞节,毕业以后,米蓝留在本校担任教研巡视员,我考进了一家事业单位,而王子城则顺利的进入了一家知名报企。苦难的生活,经过风雨的砥砺后,终于焕发出了光芒。
爱人,这就是那年整个冬天里的故事,在我的心无枝可依,四散流离时,那个憨厚而善良的男孩曾给我带来多么弥足珍贵的温暖和感动,他有如灰暗中的一道光束,穿山越岭带我走向黎明。那只笨拙的丑小鸭最终褪去她的青涩演变成了白雪公主,这不是因为她有倾世容颜,风华绝代,而是因为有种温暖的力量在她身边,让她一直都那么认为自己就是那美丽的公主。我们每个人心底其实都或多或少藏着一个人的名字和模样,多年后回忆起来或许是甜蜜,或者是缅怀,或者是叹息,或者是热泪盈眶,不管时光如何荏苒,岁月怎么变迁,它将永驻心底。
我的爱人,我一生都希望被你宠着,被你爱着,但我无法忘怀那段懵懂的青春,我一直,一直都这么希望有这样一个情景,希望在圣诞节这天,天空飘着白雪,一个男孩满头大汗的跑到我面前送给我一盒德芙巧克力,接着变戏法般的从背后拿出一束花,然后温柔的看着我。
我的爱人,你依然站在外面吗,你可知道我的心是多么的疼痛,又是多么的孤单,我的一生属于你,我的心也将永远属于你,但请你允许,请你允许我怀念与书写。在那凄冷的日子,在那些纷扰的日子,在那茫茫的人海,我曾遇到那么一位善良的男孩。
杯中鸡尾酒已冷了,音乐声快停止了,今年今天这个圣诞节不会下雪了,我也该离开这温暖如春的咖啡屋了,爱人,请来迎接我吧,请给我一个拥抱或者亲吻,让我趴在你宽厚的肩膀轻轻的哭泣。爱人,你在哪呢,我正推门而出呢,我的脸颊又有丝清凉,这是天空的眼泪吗,雪花,雪花藏在静得出奇的天地背后,藏在冷得出奇的寒风中,终于纷纷洒洒飘落下来,爱人,下雪了,圣诞节下雪了,我欣喜的欢呼,我在迷蒙中努力寻找你的身影,想和你一起分享这份喜悦,爱人,那是你吗,你手中拿着巧克力和鲜花,为何旁边还有两个人,我是在做梦吗,我使劲掐掐自己的手臂,但是我没有做梦,你微笑着迎面走来,
嫂子,米蓝在雪中一脸灿烂的喊
明瞳,圣诞快乐,你温和的说。
我的眼泪几欲夺眶而出,王子城,是你,经过风风雨雨,我们都没有错过,真好,老天爷曾经冷冷的关上了一扇天窗,但最终还是眷顾了我们,恩赐了我们。而我的爱人,你知道我的忧郁与渴望,你又让我重温了多年的感动与温暖。我的爱人,请让明瞳的心不再忧伤,请一生一世对明瞳好。
对不起,明瞳,我爱你,你紧紧搂我入怀,亲吻我的眼睫。
而我的呼吸有些急促,充盈着满满的幸福,够了,王子城,真的够了,拥有你,我觉得我拥有全世界。
良久,
雪花真美,我呢喃的说
雪花真美,你温柔的说。
天地一片静默,
愿相爱之人永远不要错过,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笔名:七北
真名:邓朝林
通联地址:湖南娄底
邮箱:547147067@qq.com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爱情故事创作征文 :圣诞节会下雪吗 (邓朝林)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娄星区作协论坛 :: 专题创作征文大赛 :: 专题创作征文大赛-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