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星区作协论坛
娄星区作协论坛

湖南娄底市娄星区作家协会会员作品专区,作家交流园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相册相册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  

分享 | 
 

 原创散文:粉笔人生

向下 
作者留言
1428852340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4-10-08

帖子主题: 原创散文:粉笔人生   2014-10-13, 14:58

粉笔人生
寒露、霜降,又是一年深秋季节。
终日与粉笔共舞,置身孩子们的天地,粉笔灰已把些许青丝早早地染成白发。身后留下一行行跋涉者的足迹,人生的秋季如红叶满天,情思绵绵,令人陶醉。记不清带了多少个毕业班,只有初三才设化学课程。年年上毕业班课,当多年寄宿班主任。一种人生的秋季情韵不时在心底翻腾。
清晨,站在高高的教学楼道里,“滴铃铃——”随着一阵上课铃响,学生鱼贯进入教室。我立正站在门边,脸自然朝着东面,迎学生入座。在瞬间的嘈杂脚步声里,一种和谐、美妙的场景顿涌脑海。稀薄岚雾处,一轮红日即将从山峁处冉冉升起,太阳尚未露出,红霞已把整个天穹映照通红。乡村中学,远处田野、农舍、小河,若穿上一件薄雾纱,美轮美奂。透过树隙,光芒在闪烁变幻着,如做“七彩梦”一般。很快,太阳的丝线晒在教室里,普照师生的脸庞。“老师,您有好多白发了。”最后一位走进教室的学生用手指着说。我的思维停顿一刻,自信步入教室,教室里传出朗朗的读书声。
坚守,乡村教师依然留恋这片热土。新鲜空气、红花绿柳,天真孩子,囊括了教师的精神寄托。学校离城较远,城镇化的今日,乡村剩余劳力进城务工,也把子女送进城区就读。乡中学条件艰苦,留下多为成绩平平或品行玩劣的生源。不少学生良好行为习惯未养成,有时,教师卯足劲,辛苦一年,也未必见着“真金白银”,成绩提高不明显,甚至原地踏步。教师对劳动付出毫无怨言,对无获的夏季进行深刻反思,孜孜以求,期待丰年。高尚、克己、关爱,这是怎样的一种人生情怀。在那粉笔灰飞舞的日子里,青春年华随之流逝,有人认为无奈;我说是忠诚,是对党的教育事业赤胆的忠诚,是对祖国充满了无限的眷恋与挚爱。“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保尔•柯察金”。
当手执粉笔,板书,一颗心总是亢奋着。望着台下一双双“学困生”的眼睛,寻求一种孩子们能够接受和有效的方式授课,成为一道横亘教师面前的新课题。好生不用教,只要导;“学困生”班级,教师得花九牛二虎之力,寻找孩子各自的心灵密码,设法打开孩子的心窗,知识的甘露才能被吮吸,浸润心智。那干涸的心田多么需要知识的滋润啊!初中,十三、四岁的孩子,班上除“学困生”人数众多外;还有不少“留守儿童”,由隔代的爷爷奶奶照看,长辈们已风烛残年,有些连料理自己的日常起居都感困难,还有多少余力管教孙辈哩?电话里总是拜托老师严加管教,甚至表情哭诉求老师带人。教师的工作完全超离了职责范围,“既当爹,又当妈”,许多学生需要教师帮扶,铁肩挑重担。在完成教学任务的同时,不辞辛劳,精心呵护学生的心灵之花盛开,这样的人生虽然平凡,但高尚无比。
学困生小青同学,动手能力差,胆子小。因思维较他人慢半拍,又担心化学实验发生危险,实验操作手脚笨拙,不是打碎玻璃仪器,就是把药品弄混淆。组长示范操作,她的步骤还是不得要领,教师再次“一对一”指导,即使赔了仪器、药品,也不能让每个学生落伍。不断鼓励,反复让其操作。后来爱上化学,特别喜爱化学课程,高中毕业,考入大学化学教育专业 ,她对我说,也要做一名关爱学困生的热心肠老师。        
“世界上最危险的两个职业,一是教师,一是医生;一个呵护灵魂,一个守护生命,二者的危险均在于“误人”(特级教师李家声语)。庸医害人一个,庸师害人一群,足见教师角色的重要性。
那天,一教师正在我班上课,熊同学在课本上涂鸦,把课本上的半身人物插图画上眼镜,还添加下半身,补充生殖器,明明为男性,为何涂上女性特征?画的正欢时,全然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待老师走至他的桌前,欲收缴“杰作”时,他百无聊赖,死活不愿就范。情急之下,迅速撕去这页纸,使劲揉成团。这境况,老师没上前去抢,抢未必抢的羸,抢羸了就伤害了学生的“自尊”,如暴露隐私一般。但老师还是发了火,声色俱厉道:“你对的起你的父母吗?”殊不知,熊同学扛起书包,要从后门离开。教室一片寂静,同学们面面相觑,看如何收场。老师说,不是想走就走的,先坐下,熊同学去意已决,拽都拽不住,老师补充道,要等家长来,到学校办手续才能走。此时,我巡班,见此情形,欲带熊同学去办公室教育,没走几步,他加速跑步,翻越校园围墙,消失的无影无踪。到熊同学的家里,无人。从邻居处打听到,其父正上班,母亲回乡吃喜酒宴去了,待其父亲下班,我和科任教师再次登门,熊同学的父亲木讷有余,与他说话,等于没说。至下周一,熊同学的身影尚未出现,他的父母到校要人,询问同学,说老师没打没骂,仅“吼”一句。但无论如何,是从学校走失的,只能跟你们要人。熊同学的父母初始来校,语气还平和。至后来,简直就是训斥责怪的口气:若人丢了,要打官司。我知道麻烦来了,从舆论角度上看,教师往往处于弱势,舆情多导向学生一方。打官司并非好事,经不起折腾。
已是瑟瑟冬季,打霜的夜晚,气温格外低。那天,备课至夜晚11点,躺下,想起熊同学,睡不着。 “笃、笃、笃”我敲响了科任老师的房门,他说,刚睡暧被窝,渐入梦乡,开门见我穿着厚厚的棉衣,手执电筒,我说,熊同学的父母今天到校,态度不好,看来我们只有把人找到,亲自送到家长手里,才能交差。从同学反馈来的信息,熊同学最爱上网。这几日,不时往学校附近的网吧找寻,毫无踪影。晚上,再找找。网吧老板为隐蔽,将网吧隔成许多单间格子,楼上还备有简易床铺、毯子。从卷闸门的钥匙孔向里观望,清楚地看到一群未成年人在打电游,有笑的前仰后翻,有的昏昏欲睡,马路上的车灯不时映照在我俩的脸上,热辣、焦灼。没见熊同学,走到游戏厅后门,踮脚观望,有一人很像。邻居开门,惊吓一跳,以为遇贼,我俩迅即说明情况,与邻居借来板凳,站立观察,因距离远,仍不肯定,又担心“打草惊蛇”。寒风吹佛,周身不时打着寒颤,直至后半夜,有一群散伙的学生要离开,待网吧开门,我眼睛一闪,声音宏亮,是熊同学。我俩和颜悦色,“熊××啊,熊××,你让老师好找啊!你父母都急死了。”恍若沙漠里发现一片绿洲,心中豁然开朗。按事先约定,找到了,就决不能让他溜掉。我立马把一只手钩到熊同学的脖颈上,另一只手紧紧握着熊丁的手,仿佛遇见多年的老朋友。这位科任老师也靠拢,死死拽着其棉衣一角,抄最近小路,终于把熊同学送至家长手里。熊同学的父母从床铺上爬起,顾不上添衣,双手抱拳,跪地叩谢老师。我的双眼被泪水模糊,只要你对学生付出了爱,总会获得同样的回报。理解、信任、感激、微笑等是人间的大爱。
教师不但要面对各种学生,也要面对不同家长的要求,甚至社会偏见。为构筑农村教育这片天地,我们努力践行。那早生的白发如同秋天的红叶一样耀眼,无怨无悔。来路可现,足迹亦可追。惟有禅精竭力,爱生如子,才能克服重重困难,在平凡的岗位建功立业。粉笔人生,人生秋季编织成教师梦,中国梦。
 
 

娄星区杉山中学教师  贺海平,男,电话:13875448499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1428852340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4-10-08

帖子主题: 回复: 原创散文:粉笔人生   2014-10-23, 18:10

1428852340 写道::
粉笔人生
寒露、霜降,又是一年深秋季节。
终日与粉笔共舞,置身孩子们的天地,粉笔灰已把些许青丝早早地染成白发。身后留下一行行跋涉者的足迹,人生的秋季如红叶满天,情思绵绵,令人陶醉。记不清带了多少个毕业班,只有初三才设化学课程。年年上毕业班课,当多年寄宿班主任。一种人生的秋季情韵不时在心底翻腾。
清晨,站在高高的教学楼道里,“滴铃铃——”随着一阵上课铃响,学生鱼贯进入教室。我立正站在门边,脸自然朝着东面,迎学生入座。在瞬间的嘈杂脚步声里,一种和谐、美妙的场景顿涌脑海。稀薄岚雾处,一轮红日即将从山峁处冉冉升起,太阳尚未露出,红霞已把整个天穹映照通红。乡村中学,远处田野、农舍、小河,若穿上一件薄雾纱,美轮美奂。透过树隙,光芒在闪烁变幻着,如做“七彩梦”一般。很快,太阳的丝线晒在教室里,普照师生的脸庞。“老师,您有好多白发了。”最后一位走进教室的学生用手指着说。我的思维停顿一刻,自信步入教室,教室里传出朗朗的读书声。
坚守,乡村教师依然留恋这片热土。新鲜空气、红花绿柳,天真孩子,囊括了教师的精神寄托。学校离城较远,城镇化的今日,乡村剩余劳力进城务工,也把子女送进城区就读。乡中学条件艰苦,留下多为成绩平平或品行玩劣的生源。不少学生良好行为习惯未养成,有时,教师卯足劲,辛苦一年,也未必见着“真金白银”,成绩提高不明显,甚至原地踏步。教师对劳动付出毫无怨言,对无获的夏季进行深刻反思,孜孜以求,期待丰年。高尚、克己、关爱,这是怎样的一种人生情怀。在那粉笔灰飞舞的日子里,青春年华随之流逝,有人认为无奈;我说是忠诚,是对党的教育事业赤胆的忠诚,是对祖国充满了无限的眷恋与挚爱。“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保尔•柯察金”。
当手执粉笔,板书,一颗心总是亢奋着。望着台下一双双“学困生”的眼睛,寻求一种孩子们能够接受和有效的方式授课,成为一道横亘教师面前的新课题。好生不用教,只要导;“学困生”班级,教师得花九牛二虎之力,寻找孩子各自的心灵密码,设法打开孩子的心窗,知识的甘露才能被吮吸,浸润心智。那干涸的心田多么需要知识的滋润啊!初中,十三、四岁的孩子,班上除“学困生”人数众多外;还有不少“留守儿童”,由隔代的爷爷奶奶照看,长辈们已风烛残年,有些连料理自己的日常起居都感困难,还有多少余力管教孙辈哩?电话里总是拜托老师严加管教,甚至表情哭诉求老师带人。教师的工作完全超离了职责范围,“既当爹,又当妈”,许多学生需要教师帮扶,铁肩挑重担。在完成教学任务的同时,不辞辛劳,精心呵护学生的心灵之花盛开,这样的人生虽然平凡,但高尚无比。
学困生小青同学,动手能力差,胆子小。因思维较他人慢半拍,又担心化学实验发生危险,实验操作手脚笨拙,不是打碎玻璃仪器,就是把药品弄混淆。组长示范操作,她的步骤还是不得要领,教师再次“一对一”指导,即使赔了仪器、药品,也不能让每个学生落伍。不断鼓励,反复让其操作。后来爱上化学,特别喜爱化学课程,高中毕业,考入大学化学教育专业 ,她对我说,也要做一名关爱学困生的热心肠老师。        
“世界上最危险的两个职业,一是教师,一是医生;一个呵护灵魂,一个守护生命,二者的危险均在于“误人”(特级教师李家声语)。庸医害人一个,庸师害人一群,足见教师角色的重要性。
那天,一教师正在我班上课,熊同学在课本上涂鸦,把课本上的半身人物插图画上眼镜,还添加下半身,补充生殖器,明明为男性,为何涂上女性特征?画的正欢时,全然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待老师走至他的桌前,欲收缴“杰作”时,他百无聊赖,死活不愿就范。情急之下,迅速撕去这页纸,使劲揉成团。这境况,老师没上前去抢,抢未必抢的羸,抢羸了就伤害了学生的“自尊”,如暴露隐私一般。但老师还是发了火,声色俱厉道:“你对的起你的父母吗?”殊不知,熊同学扛起书包,要从后门离开。教室一片寂静,同学们面面相觑,看如何收场。老师说,不是想走就走的,先坐下,熊同学去意已决,拽都拽不住,老师补充道,要等家长来,到学校办手续才能走。此时,我巡班,见此情形,欲带熊同学去办公室教育,没走几步,他加速跑步,翻越校园围墙,消失的无影无踪。到熊同学的家里,无人。从邻居处打听到,其父正上班,母亲回乡吃喜酒宴去了,待其父亲下班,我和科任教师再次登门,熊同学的父亲木讷有余,与他说话,等于没说。至下周一,熊同学的身影尚未出现,他的父母到校要人,询问同学,说老师没打没骂,仅“吼”一句。但无论如何,是从学校走失的,只能跟你们要人。熊同学的父母初始来校,语气还平和。至后来,简直就是训斥责怪的口气:若人丢了,要打官司。我知道麻烦来了,从舆论角度上看,教师往往处于弱势,舆情多导向学生一方。打官司并非好事,经不起折腾。
已是瑟瑟冬季,打霜的夜晚,气温格外低。那天,备课至夜晚11点,躺下,想起熊同学,睡不着。 “笃、笃、笃”我敲响了科任老师的房门,他说,刚睡暧被窝,渐入梦乡,开门见我穿着厚厚的棉衣,手执电筒,我说,熊同学的父母今天到校,态度不好,看来我们只有把人找到,亲自送到家长手里,才能交差。从同学反馈来的信息,熊同学最爱上网。这几日,不时往学校附近的网吧找寻,毫无踪影。晚上,再找找。网吧老板为隐蔽,将网吧隔成许多单间格子,楼上还备有简易床铺、毯子。从卷闸门的钥匙孔向里观望,清楚地看到一群未成年人在打电游,有笑的前仰后翻,有的昏昏欲睡,马路上的车灯不时映照在我俩的脸上,热辣、焦灼。没见熊同学,走到游戏厅后门,踮脚观望,有一人很像。邻居开门,惊吓一跳,以为遇贼,我俩迅即说明情况,与邻居借来板凳,站立观察,因距离远,仍不肯定,又担心“打草惊蛇”。寒风吹佛,周身不时打着寒颤,直至后半夜,有一群散伙的学生要离开,待网吧开门,我眼睛一闪,声音宏亮,是熊同学。我俩和颜悦色,“熊××啊,熊××,你让老师好找啊!你父母都急死了。”恍若沙漠里发现一片绿洲,心中豁然开朗。按事先约定,找到了,就决不能让他溜掉。我立马把一只手钩到熊同学的脖颈上,另一只手紧紧握着熊丁的手,仿佛遇见多年的老朋友。这位科任老师也靠拢,死死拽着其棉衣一角,抄最近小路,终于把熊同学送至家长手里。熊同学的父母从床铺上爬起,顾不上添衣,双手抱拳,跪地叩谢老师。我的双眼被泪水模糊,只要你对学生付出了爱,总会获得同样的回报。理解、信任、感激、微笑等是人间的大爱。
教师不但要面对各种学生,也要面对不同家长的要求,甚至社会偏见。为构筑农村教育这片天地,我们努力践行。那早生的白发如同秋天的红叶一样耀眼,无怨无悔。来路可现,足迹亦可追。惟有禅精竭力,爱生如子,才能克服重重困难,在平凡的岗位建功立业。粉笔人生,人生秋季编织成教师梦,中国梦。
 
 

娄星区杉山中学教师  贺海平,男,电话:13875448499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原创散文:粉笔人生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娄星区作协论坛 :: 第二届校园散文诗歌创作大赛专栏-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