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星区作协论坛
娄星区作协论坛

湖南娄底市娄星区作家协会会员作品专区,作家交流园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相册相册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  

分享 | 
 

 我的得意志 作者:李纯青

向下 
作者留言
百里无声



帖子数 : 1
注册日期 : 14-10-17

帖子主题: 我的得意志 作者:李纯青   2014-10-17, 15:15

我的得意志
作者:李纯青


   把生命托付给这个城市,并非我的主意,但是我愿意;承载我这个生命,亦非这个城市的申请,但是它乐意。我们就这样结合了,有了相同的脉搏,相同的呼吸。携手前行,我满怀着欧阳修式的醉意,来到生命旅程的新一站。


梅山龙宫

   我没有进去,把思想之车停在这一站的入口处。它之于我是一种意念 ,是喀斯特地形在地名上的具体化。它在位置、容量、形态这三个形式上的不同决定了它不是浙江金华的双龙洞,或者域内域外的其它大大小小这类溶洞中的任何一个的名字。双龙洞早就有了名,早就出现在《游金华的双龙洞》一类的大家的文章中,不是因其容量、形态方面的优势,而是它位置方面的优势,诗句 “春风不渡玉门关”可为证。玉门关,偏远,虽然重要,皇上即使想去也难。要是那时有高速公路,动车组,飞机,那个地方每年还是有春天的。梅山龙宫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了,很久以前就被发现了,不久以前才变得热闹起来,而且有升温的迹象。它的数字方面的特点在统计局的案头上,它的形态方面的特点在旅游外事部门的材料上,它的理性意义在每个正在思想的个体心上。生活的富裕,交通的便利,社会的安定祥和,使一个过去带有贬意的成语“游山玩水”变得灵动起来。生活的味道就浓了。

   这里的风是那么的清爽,执意让我清醒,去完成理化的或地理的审美。可是我是欧阳修,身边随处放着酒,我怎么会醒呢?得再去一个地方。


富厚堂

   与视觉冲击力空前的梅山龙宫相比,富厚堂让人性更具深沉的色彩。人们并未在三维空间内对它产生兴趣,它的存在并不依附于双峰荷叶。它在时间的轴上,随着一个叫曾国藩的名字而流动,它没有高度,只有厚度,是《清史稿》里的厚度。它对人心灵的震撼与那场太平天国运动的烈度相当。“人有才不难,历史上如秦桧那样的大奸也有歪才;有德也不难,天下与人为善 者不乏其人;难得的是德才兼备,有才又肯为天下人兴利,有功又不自傲”。梁衡的这段话是不是可以放在富厚堂的主人身上,放在富厚堂,成为重建和参观乡间侯府人士的心灵动因?曾国藩是清朝的长城,是较少有民族主义的理性的国家的长城。有幸的是,我们发掘了它,并且让这种发掘具有了历史的深度:文化理性和经济理性实现了完美的结合。

   思想之车是需要加油的,加油站就是思想主体的蜗居之处。欧阳修在蜗居之处是从来没有醉过的,他的醉是站点式的,所以他的文章只能命名为“醉翁亭记”。我的得意是全程的,即使在我的蜗居之处。



娄星广场

   它的前身是一座山和一口塘。它的形成故事中曾经有“有山有水,多好啊”的阶段,对有人希望它以今天的形式出现的反对意见中,曾经很有影响地夹入了“利益趋使”的成份,或许还有海南洋浦与上海浦东初创时期的流言。今天徜徉在这些地方的人并不知道当时主建者承受的压力。不能用具有超前意识来赞美这些主建者,他们与众不同的是理性回归的速度。其实,城市是一个城市人的配偶,山野是一个城市人的情人。只有极少数的人抛弃自己的配偶或者勉强地把配偶和情人调和到一起。城市美学基于与山野无相容性,人们爬山旅游或者是一次激动的偷情,或者是带着苦涩在向情人中的某一个告别。当城区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多的时候,当娄星广场音乐声中喷泉底下人头攒动、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时候,我就觉得越来越多的百姓找到了心仪已久的家,觉得桃源处处有,何必醉翁亭。

   换了人间。


   (李纯青,男,娄底华达学校,副校长,13875461629)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我的得意志 作者:李纯青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娄星区作协论坛 :: 第二届校园散文诗歌创作大赛专栏-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