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星区作协论坛
娄星区作协论坛

湖南娄底市娄星区作家协会会员作品专区,作家交流园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相册相册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  

分享 | 
 

 爱情故事征文 我们这样相望 作者:苔丝

向下 
作者留言
雨霖



帖子数 : 2
注册日期 : 13-08-03

帖子主题: 爱情故事征文 我们这样相望 作者:苔丝   2014-10-17, 18:42

我们这样相望
作者:苔丝
都说爱情是带刺的玫瑰,我和他没有等到玫瑰花开的那一天,因此我们彼此没伤着对方。
我们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距离不远也不近,相见容易别也易。出门撞见,在无人的境况下,前方的那个会自然的慢下来,等着后面的那个跟上,说上几句暖心话,再各奔东西。回来若碰上,一起上楼梯,脚步慢得很,不怕踩死蚂蚁,不怕有人偷听。总是我先开门,他再迟疑着上楼开他自家的门。听到对方的门响,我才将背从门上移开,去干我该做的事,有时我也坐下来想一想,想他。他人长得清秀、实在,年龄比我小,可他总说跟我差不多,一副认真的样子,声音适中,眼神柔和,说话的语调表示出十二分的耐心,叫我这个很少跟人打过交道的人也觉亲切,无拘束感。
开始他在一个车间当调度长,工作忙,经常要加班,即使是一个楼梯间我们也难得碰上一次。有一回他打电话,问我还好吗,在干什么,他想见我。我说上班。他说,那正好!我也在上班,下班我在桥上等你,然后一起去吃夜宵。他不允许我有一丁点的迟疑,马上又补充一句:你听到了吗?不见不散!便挂机了。
下班后是晚上12点多,我骑着摩托经过索桥,见他果然在桥上,穿着绿色T恤,奶白色裤,两手抱着前胸,悠闲地注视着远方。我躲在一棵树后,屏住呼吸,心,在胡乱地跳。我默默观看,看他到底能站多久。月亮在高空慷慨地举着柔情的灯,使水、桥、两岸的树木、西边的高炉和管道,还有约我见面的那个人统统沐浴了她的光辉。这一夜,很静,连钢厂都没了声音。他站在那儿,开始还算自然,像在观景,一副挺陶醉的样子。可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他明显不安了,要么望着入口,要么看看手机,想要拨打又终于放下,而我一张惨白的脸无故跌下几滴泪来。
最后他当然是失望地走了,估计再也不会理我。我拖着疲惫的身子住家赶,心情无比黯然。可到楼梯间我们竟相遇了,他什么也不说,用手轻轻揽在我腰间,默默地上楼,步调一致。楼梯是安徒生童话,充满着诱惑。寂寂的夜,幽幽的楼梯,回荡着我们的鞋底叩击地面的声音,一下一下,那是午夜的进行曲,是默契的攀登。尽管只是短暂的两分钟,而且结局是分离,但我们非常满足了。当到了我家门前,他用无比怜惜的眼光看我开门,然后折转身慢慢上楼去。我听得出没有高跟鞋的伴奏,那脚步是无比的单调和迟钝。
我们同在钢厂工作,但很长时间他并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和具体的工作地点,有一天他又来电话了,听说我在上班,扬言要来看我。这时的他已升为车间主任,买了小车。我只好手机摇控他具体怎么走,车间易找,但我所在的班组不太好找,它偏僻的立在一个角落。那天风鼓得厉害,天气格外寒冷,以致我都不敢出门去接他。我们一共通了三次电话,他才总算七拐八弯找到我工作的地方,一见面就兴奋地将一个红苹果塞到我手里,说这是金苹果,专送给世上最美的人。我说别糗我,我自己是个什么样难道还不知道?我们站着说话,我都忘了请他坐。他一边说一边变戏法一样又从口袋掏出两块巧克力,说祝我的日子甜甜蜜蜜。然后在我们班走来走去,如侦探一样堪察着地形,我觉得十分可笑,他问我笑什么,一下就拉我入他怀里,坐在一张椅子上。我挣脱开来,移到了旁边的一条长凳上,白他一眼说,不笑你难道要我哭呀!还吓唬他,这里经常有工友和汽车司机穿入。其实当时单位停煤气,未生产,工友们都到休息室扯乱弹去了。可他不知道,真的变得老实起来,兴奋地说现在有车了,出去方便了,到时要带我去俱乐部打乒乓球,去郊外钓鱼,去他家乡雪峰山看雪,希望我不要拒绝。对他的一番情意我一个过来人怎么会不知道?但是我是一只长期封闭的鸟,久而久之,忘了飞的本能,蓝天离我而去,我不会飞也不会叫了。我从未赴约过一次,我们的关系都被我无情的理智局限在友谊线上得不到发展和提升,可他并不生气,这才是真正让我揪心和忘不了他的原因。我不知这是不是爱情,不拥有却想念。不热烈却关注,不相见对方的影子在,不甜言蜜语却彼此欣赏。作为男方的他可比我要热烈得多,似乎在一直寻找机会。我有一个习惯,喜欢夜里去跑步,交往了这么久他当然知道我这一习惯。有天夜里当他一听到我家门响就跑了下来,跟我说话,跟我一起走,我不”揭穿”他的花花肠子,我们彼此很自然,像一般的邻居相遇时那样扯淡、那样问候,我们慢慢地下楼,到平地又继续交谈着往前走,当我们有说有笑地走到前边845栋,一个拐弯处,谁知他突然呆滞了,脚步迟缓,目光木然地指向一个地方。我顺着他的视线跟着望去,才发现原来是她的老婆立在那儿。看到他的老婆我倒并不惊慌,毕竟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我冲他那个庄严且看起来要发作了的老婆笑了笑,并很从容地走了过去,马上在我的脑后飘来了他老婆大声训斥他的声音,说你怎么搞的?说过6点跟刘老师去打乒乓球,现在都几点啦?真不知你天天背后搞些什么鬼?
我继续朝前走,脑子里回放着他在老婆面前的形象,再联想到其他一些男人来,他们在老婆面前唯唯诺诺,背后却花天酒地,而他算是比较老实的一个。我想他一定在老婆面前表现出了某些异样的情形,不然也不会怀疑到他。
还算好,我有了一个了不起的爱好,爱上了文学,是文学帮助我没有搅入到他的家庭生活中去。而他对我的爱好也是由衷地赞赏。通过交谈,我万万没想到他早在十几年前就是个文学谜,他读了银多的名著,都是从她老婆所在的中学图书馆借来的,只是他不写。
我总忘不了大前年除夕头一天的夜晚,他一听到楼下开门,似乎心有灵犀立刻下楼,手上抱着几本书。当时我正从沃尔玛购物回来,大袋小袋的还未来得及提进屋,他就来了。我们就在门口说话,我弯下身子去翻东西给他吃,他说不要,是特意给我送书来的。我一看书名<<简爱>><<拿破仑>><<三个火枪手>>就直皱眉头,说都是小说呀,只怕我没耐心读下去,要知我还是结婚前读过两部小说,以后摸都莫摸过。他说你要写作就必须多读书,而且要读名著,我觉得他说得有理,接过书谢谢他,并问他回去过年不?他说昨天把老婆孩子打发走了,我看你好几年都一个人过年?特意留下来陪你,明天我们到馆子嗟一顿,好好庆贺庆贺!听他这么说,一股无言的酸楚涌上我心头,我不敢正眼看他,十分叹息地说:真是不巧呀!今年我偏偏要回家过年,而且说好了的,我说话的声音几乎只我自己能听到。他说,没关系的,不就是过年吗?只要你快乐就好!说完有史以来第一次跑着上了楼梯。
他的举止真的让我意外而又难过,看来我们之间不能单纯的用友谊来定义。这天夜里,我一次又一次地反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好,是出于同情,还是出于爱?可是我比他大,工作没她老婆体面。他为什么要这么执迷。虽说婚外恋在如今的社会也算不了什么,可是他要找也该找一个好一点的吧,至少找个比他年轻的才对,可是——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彻夜难眠!
他瘦了,看来这个年过得确实不怎么的。我们在网上相见,他说他很无聊,孩子上高中了,为了她的前途,老婆和孩子都住进了学校。我说那你就好好忙你的工作。他说,有什么好忙的?官场只会叫人,人不象人,我现在科长都没当了。我说,没当也无妨呀,你还可以去钓鱼,打你的乒乓球呀。“你真会安慰人,上来坐一坐好不好?算我求你了。”“不啦!太晚了!”“你真让我心碎,你家的那位干出那么荒唐的事,你还守身干什么。这又何苦呢?”“哦,时间不早了,我该下线了。”没等他回复我匆匆关闭窗口,心底涌起一股浪,强振作自己。并对自己说——我必须安静。自从看了他送我的几本小说外,我喜欢上了小说,因为小说最能反映社会,直达人心,构筑未来。我开始阅读大量的书籍,以此来锋利我那支笔。
他以前不怎么上网,可打从他老婆住进校起,便成了网虫,还贴出一张相片,相片上的他像受了什么刺激,一副失神落魄的样子,叫我见了好生害怕。每次只要跟他聊上了,他就不放过,没完没了,有说不完的话,而且总是语无伦次。说他很想跟我一起去跑步,但又不好意思。想带我去任何一个地方,又怕我不愿意。想跟我好,而我总是回避。。。。。。
我觉得我不能再让他产生幻觉了,既然我什么也不能给,就不妨让他清醒。我说我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对生活不抱希望,而且也无***。对于我的这种现状恐怕耶酥来了,也无法救我。我现在只对文字感点兴趣。我劝他多去学校看看她们。以后我上网都是隐身进去,看到他忧伤的头像闪现,总是酸楚绝情并发,要难受好一阵子。后来可能是我多日未出现的缘故,他也很少在网上蹓跶了。但在我的相册却能找到他来过的痕迹。而我,只要听到他在走廊的声音,依然会怔怔地听。
字数3348
苔丝,是雨林的朋友,一位文字学习者,一般不与人打交道,也不投稿征文,这次经雨林的说服,参与这次活动。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爱情故事征文 我们这样相望 作者:苔丝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娄星区作协论坛 :: 专题创作征文大赛 :: 专题创作征文大赛-
转跳到: